CPU有哪些上市公司?CPU有几家公司?

新闻资讯 (67) 8个月前

6月15日A股市场,第一家CPU公司正待展开招股,这家公司叫龙芯中科。同时,另一家CPU公司的上市程序也进行大半,正在等待注册审批,这家公司叫海光。这两起上市,如同深夜大海上悠悠上升的信号弹,提醒人们注意:资本市场上的国产CPU概念,正在升温。

一直以来,CPU都是一个奇迹辈出的行业,40多年发明史上,巨头洗牌、技术颠覆数次发生。过去一年,奇迹再次降临。

在这一年,除了老牌国产CPU决心上市,创业潮也突然出现,一批公司几乎同时集中成立、又同步集中融资,数十家风险投资机构策马扬鞭、飞速介入。还是在这一年里,x86架构继续丢失市场,无数双激动的红眼睛紧盯arm架构、阻挠了一笔价值600亿美元的行业并购,巨头较劲来到白热化的程度。

国产CPU如今各自走上新的起跑线,他们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走上赛场的?未来又将出现哪些新的趋势?

老牌国产CPU的新生

6月15日,龙芯中科在上海科创板展开IPO招股。刚刚过去的一周,它高调发布了新款服务器CPU“3C5000”。在同一时间里,海光正在上海科创板注册IPO,等待批复结果中。两家老牌国产CPU公司用自研进展和资本举动,宣告了某种意义上的新生。事实上,当下国产CPU整体上也来到了历史转折点。

在2021年之前的很多年里,国产CPU因“砂纸造芯”的闹剧,沉寂多年。早在2003年,在打破“中国壳、外国芯”窘境的时代期盼下,陈进的“汉芯”轰动一时,但2006年有人曝光,他只不过将摩托罗拉芯片logo用砂纸磨掉,再印上汉芯logo。

这场闹剧让国产CPU陷入尴尬境地,此后,六家主要的国产CPU团队维持了低调的努力,包括天津飞腾、海思、海光、龙芯中科、上海兆芯和成都申威等。

但在低调的十数年努力中,上述公司实实在在地取得了国产突破的“萌芽”。脱胎于华为的海思,用服务器CPU“鲲鹏”系列与国际龙头英特尔一度同台竞争;兆芯和海光实现了良好的x86架构兼容;申威在服务器CPU和PC用CPU上,深耕SW-64指令集;飞腾兼容了ARM指令集,与众多软硬件厂商完成了大量的适配工作;龙芯中科则推出自主指令系统LoongArch,誓与Alpha、Arm、Mips、Power、RISC-V、x86等国际架构较量生态培育。

CPU、现代电子产业,原本就发迹于欧美,加上行业垄断特征明显,后起追赶的中国团队面临众多难题,不仅有技术壁垒的高墙阻隔,更有残酷的商业围堵。其中典型的一次危机,正是2018年中美科技竞争升级,上述“六大”的发展萌芽可谓遭遇了一场冷酷的雪霜打击。

竞争对手的打压不依不挠,最后支撑国产CPU挺过寒冬的,是众多科研单位、院校的共同心血浇灌。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了解,龙芯的核心技术团队中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科院分量突出,海光信息的技术人员也有不少来自中科院。此外,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、天津先进技术研究院、国防科技大学、江南研究所等,为其他多家CPU公司提供了技术支撑。

在绝望中寻求生存,是国产CPU的一段历史写照。

过去一年里,两家国产CPU在交易所奔波上市,尽管残酷的市场竞争没有实质性改变,但可以看到,更多人决心用更大的力量去书写新篇章。

创业潮起

从2021年6月到2022年6月,龙芯和海光在为IPO奔波。同一时间里,国产CPU的森林,也在原先的“六大”基础上进一步扩大。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观察到,数只具有国际大厂研发经验的团队,几乎同时集体投身于创业潮;风险投资、私募基金和多家具有“风口”性质的产业玩家,也迅速介入投资,其中更是颇有资本站队的意味。

在刚刚过去的5月,融资竞争有些“白热化”。

最先是在5月中旬,市场消息传出,深圳启灵芯已完成总计约6亿元的天使轮和A轮融资。据悉,多家半导体公司参与了这两轮融资,包括矽力杰、世芯科技、韦尔股份、恒玄科技和VC机构光速中国等。其中,矽力杰是一家电源管理芯片设计商,创始团队主要来自于美国模拟芯片龙头Linear、安森美等;韦尔股份总部位于上海张江,在上交所主板上市,主营业务包括图像传感器、触控与显示及模拟芯片等三种芯片的设计;恒玄科技乘着TWS耳机东风,也在2020年12月于上海科创板上市。

接着在5月31日,杭州鸿钧微高调宣布完成了pre-A轮融资,融资总额达到8亿元,仅此一轮融资就获得十多家投资机构参与。对这家公司,知名的半导体VC投资者华登和高瓴先后连续参加天使轮和pre-A两轮,表现出坚定的支持。值得留意的是,成立于2019年9月、本身也正在大力融资的GPU创业公司壁仞科技,也参与了鸿钧微的两轮融资。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了解到,壁仞科技的创始团队与国产CPU“六大”团队渊源颇深,部分创始人来自海思、海光团队。

融资最快的上海CPU团队此芯,也不甘落后。该公司此前已完成天使轮、天使+、战略轮等三轮融资,但在5月继续推动pre-A轮融资前进。据接近此芯的人士向南方财经全媒体透露,pre-A轮融资不是仅仅口头落实名单,而是已经向相关市场监管局完成股权变更登记。在此芯的投资人名单中,联想创投的出现格外醒目,由于此芯的业务方向主要是电脑CPU,联想极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此芯的业务伙伴。

不得不提的是,鸿钧微、此芯、启灵芯是在2021年8月、10月、11月先后注册成立的,换言之,这批CPU从业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投身于创业潮。

除了成立时间接近,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也了解到,上述公司在技术背景上也有诸多类似之处,这主要因为创始人均脱胎于“六大”、阿里巴巴旗下芯片公司平头哥(T-Head)以及国际龙头。

启灵芯总经理、核心技术人员Lin Wei,曾任职于平头哥,级别P10,这一般被认为技术人员的“天花板”职级。平头哥在2021年10月发布了自研服务器CPU“倚天710”,这颗芯片在制造工艺、设计架构、内存和接口技术等多方面看齐全球最领先的方向。此外,Lin Wei也曾有英特尔和海思的工作经验,对x86和arm架构的服务器和手机CPU均有涉足。

鸿钧微方面,首席技术官Daniel Chen曾任职于海思、阿里平头哥,首席执行官沈荣则在英特尔工作过20年,后加入云计算、大数据服务商浪潮。

和前两者略有不同的是,此芯创始人孙文剑是AMD前客户定制部门中国区负责人,而CTO刘芳先后担任过Meta首席SoC架构师、AMD的SoC架构师和苹果核心架构师,这暗示此芯对于手机CPU的重视程度要高于前两家竞争者。

除此以外,还有一个更早嗅到CPU商机的团队,在过去这一年里正在潜心于研发。上海兆芯前副总经理罗勇,于2020年10月成立遇贤微,接着在2021年7月从创新工场等VC机构处融资数亿元,目前正致力于arm架构的服务器CPU研发。

由于成立时间接近(意味着研发进度和市场介入程度接近)、团队背景接近,2021年下半年突然掀起的国产CPU创业潮,正促使创投机构进行“站队”投资。从目前的投资布局看,创投机构正采取“all-in(全押)”的方式集中对一家CPU创业公司投资,而不会资助被投企业的竞争者。

不难想到,未来的市场格局里,眼下的CPU创业公司或者势均力敌、瓜分市场,或者拼出胜负、优胜劣汰。

在过去一年里,国产CPU创业公司纷纷走上了起跑线。

介入全球游戏

国产CPU的上述两笔IPO、几起创业,在2021年下半年集中出现,这其实不是巧合。CPU竞争是一场全球游戏,国产玩家只是参与其中。在过去这一年里,一件国际巨头的历史性收购尘埃落定,也给中国在内的全球CPU新玩家扫清了创造奇迹的障碍。

这本是一笔可能会载入芯片史册的收购。原本,GPU龙头英伟达(Nvidia)有意收购arm架构的提供商、成立于英国剑桥的Arm公司。这起收购从2020年9月起持续了整整18个月,英伟达需要付出的现金加股票代价从400亿美元一路上升到600亿美元,是芯片史上代价最为昂贵的一次收购。

全球最大的手机CPU制造商高通(Qaulcomm)高调提出了反对。该公司首席执行官Cristiano Amon在英伟达推进这起收购的过程中,不断对外发声说希望Arm保持独立性。当时,不少人以为高通在为自己的手机CPU业务发声。在全球安卓手机市场上,高通基于arm生产的手机CPU,植入了超过50%、售价高于500美元的高端手机。

Cristiano Amon还透露,自己代表了众多公司做出这样一个发声,但这样一个“联盟”从没有曝光过全员身份。

英伟达于2022年2月8日宣布,持续了18个月的努力前功尽弃,放弃收购Arm。表面上看,美国、英国、欧盟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是最大赢家,但其实松了一口气的、甚至心中暗喜的,正是高通在内的全球诸多CPU从业者。

眼下紧盯arm架构、希望介入CPU领域的公司,足以构建一片森林。高通、谷歌乃至于中国的阿里、腾讯等,原本是英伟达、arm等传统芯片厂商的客户,但在新的“造芯”浪潮中,纷纷成为了上场的玩家。

在过去几年里,英伟达跃升为全球最值钱的芯片设计公司。它是GPU的发明者,当前的市场价值相当于CPU发明者英特尔的约三倍。它对arm具有深刻的理解,还在近几年里展开了对各种类型的处理器(processing unit)的新研究,旗下产品从GPU延伸到了DPU、服务器CPU等。

高通反对英伟达收购arm,并非只是为“朋友”说话,更是考虑了自身利益。虽说是手机CPU里排名第一的巨头,但高通凭借对arm架构的熟悉,还想要在CPU领域向前再迈一步。2021年4月,高通以14亿美元收购Arm架构电脑CPU设计商Nuvia,让它的目的得以曝光:该公司也是服务器和电脑CPU创业潮的一员。

高通阻挠英伟达进行重大收购,就是在清扫CPU创业路上最大的竞争障碍。尽管高通从未曝光其反对英伟达收购arm的同盟名单,但全球的CPU新玩家,其实都站在了它的背后。

过去一年里,CPU全球洗牌蓝图越来越清晰。

Arm能再造一个奇迹吗?

Arm已经创造过一次奇迹。在arm架构上搭建的手机CPU,给手机行业酿成了无数令人唏嘘的巨头倒下,也造就了苹果这样巨头的崛起。Arm架构还能再造一个奇迹吗?在过去的一年里,这个假设通过了更多的验证。

风向标就是在电脑CPU领域进行突破的苹果公司,以及在服务器CPU领域进行突破的亚马逊。两家公司在过去一年里,继续推出相关产品的迭代,令市场感到惊艳。

首先是亚马逊将arm架构运用到了服务器CPU上。在很多人眼中,亚马逊还只是一个电商平台、甚至是一家电子图书商,但它却早已成为全球市占率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,并悄然转型成了一家芯片公司。

亚马逊云服务AWS(Amazon Web Services),是亚马逊早于2006年就推出的一项面向企业级客户的软件服务。云服务不能仅仅被视为存放数据的“仓库”,更需要通过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等技术加持,提供数据处理的能力,背后的服务器CPU性能至关重要。

随着亚马逊成长为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,该公司不满足于向英特尔、AMD等公司采购CPU,而是着眼于自行造芯。2018年,借助arm推出的Neoverse平台,亚马逊推出了首款自研服务器CPU“Graviton”,证明Arm架构可以成功应用于服务器场景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这给全球云服务提供商和CPU研发商提供了借鉴,动摇了x86的垄断。在Graviton问世后,全球云服务商逐步改变了怀疑的态度,一拥而上纷纷成立了芯片自研团队。

2021年以来,亚马逊Graviton已经更新至第三代,同时阿里云的“倚天710”、甲骨文云的Ampere A1 Compute、谷歌云与英特尔合作开发的Mount Evans IPU等纷纷出炉。

在电脑CPU方面,苹果的“芯片化”也快得让业界震惊,在过去一年里连续推出了四款基于arm的电脑CPU芯片,这包括在2021年10月推出新款CPU芯片M1 pro和M1 max,在2022年3月推出M1 Ultra,以及在不久前6月7日的全球开发者大会(WWDC)上推出M2。M1 Ultra和M2采用了全球最先进的5纳米晶圆制造工艺,分别集成了1140亿个和200多亿个晶体管。

苹果已经将这些自研的CPU芯片植入了多款产品中。通过过去一年的实践,人们发现搭载arm架构CPU的手提电脑,待机时间更长,功耗和性能比也优于不少x86产品。

亚马逊、苹果、高通、阿里、甲骨文、谷歌……在这些巨头的身先士卒下,无论曾经是互联网玩家,还是电子设备制造商,在过去一年里,对自研芯片都减少了一份怀疑、多了一份跃跃欲试的好奇。

过去一年里,更多玩家在验证新技术,赛道正在变得拥挤。

回顾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,CPU市场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,奇迹也许就在其中萌芽。

两起上市、一批创业,也让市场看到国产CPU已在这场全球游戏里登场。

文章版权声明 1 本网站名称:理财笔记
2 本站永久网址:www.safeak.cn
3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及内容相关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联系: QQ853250197进行删除处理。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