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银行对客户在资产配置上有哪些优势?

配置介绍 (5) 5天前

深圳的“土豪”有多少?深圳乃至全国到底有多少,高净值人群藏龙卧虎,吸引各路金融机构的明争暗抢?

2020年底,中国银行业协会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,发布一份《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(2020)暨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风险管理白皮书》。报告显示,截至2019年底,中国高净值人群总量达132万人,较上一年增长近6.6%。从区域来看,高净值客户数量和客户资产规模排名前五的省市,为广东、北京、浙江、上海和江苏。这五地的客户数约占全国六成。

但是,由于对于高净值标准的评估方式不同,各调研机构的口径不尽相同。按照贝恩公司与招行,在深圳发布的《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》,2018年,中国个人高净值人群规模达197万人,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,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元。光是在广东,高净值人群超过20万人。

如果把眼光拉回深圳,数字也许更惊艳。

深圳到底有多少富人,一直没有标准答案。但是,从各种零星数据的拼图中,足够窥一斑见全豹,感受来自特区的财大气粗。按照深圳建行提供的数据,截至2020年末,其在深圳的私人银行客户已经达到近万名,本年度增速15%-16%。

两家总部在深圳的银行,成绩单同样不俗。据招行2020年三季报显示,该行服务1000万资产以上的私人银行客户数95943户,较上年末增长17.47%;管理的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26583.67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19.15%;户均总资产2770.78万元,较上年末增加39.12万元。

置身于深圳这片“资产沃土”,虽然目前没有明确的关于,深圳区域的高净值人群的统计口径,但是按照南都记者的梳理分析,从潜在群体的数量来看,深圳只是仅次于北京、上海和香港。来自胡润研究院《2019胡润财富报告》显示,深圳拥有600万资产的“富裕家庭”数量是17万户,比上一年增加4000户。而深圳千万资产“高净值家庭”为73700户,大致等于每170个人中,就有一个千万富翁。而深圳亿元资产“超高净值家庭”数量5420户。

南都记者梳理看到,不论是600万资产、千万资产还是亿元资产维度,深圳的人数大致都是北京的四分之一,整体上仅次于北京、上海和香港。超过广州、杭州、宁波等地。不过,胡润的数字出来后,很多深圳人并不买账,认为过于保守了。以深圳的经济总量和人口密度,深圳的高净值人群数字应该更多。

造富效应背后的驱动力

不过,此时依然有一道哲学命题横亘眼前:很多大众市民感到疑惑,2020年疫情重创之下,全球经济处于下行通道,但是以深圳为代表的高净值客户群,为何反其道而行之,得以大幅增长?

阐释这个逻辑,深圳一位私人银行分析师,告诉南都记者,今年以来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,和居民生活的巨大冲击,很多金融机构借助持续数字化转型,对线上服务的有力支撑,响应客户需求,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疫情对经营的影响。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,从全市场上看有了政策支持,特别是货币政策宽松。同时,今年以来A股市场比较不错,拉动了资产增值,因此在疫情下起到了对冲。

这个解释,更多是站在银行客户经理的视角。实际上,深圳的造富效应,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宏观格局作为深层驱动。就在1月初,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,在官网公布了2020年深圳市存贷款情况:深圳成为继北京、上海之后第三个存款,突破十万亿元的城市,同比增长21.4%。2020年深圳市人民币存款,增加17422.56亿元,同比多增6573.14亿元。

深圳官方还披露了一批硬核数据,深圳境内的上市公司增至333家。总市值超过9.12万亿元,总市值位居全国第二。总资产近31万亿、净资产超过4万亿。

所谓海阔凭鱼跃。业内人士对此解读,2020年的数据反映了一个城市,对资金的吸附能力,更是衡量这个城市综合实力,和发展潜力的重要依据,也是深圳企业家及高净值群体增长的内核所在。

此时,潜藏了众多的企业家群体和高净值人群,让深圳成为国内私人银行业务发展的高地。国务院参事夏斌曾建议,在低利率时代和不断增长的高净值人群背景之下,大量资金正在寻找出路,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,应发展真正的私人银行业。

显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期许。但是,私行服务供给端仍显不足,中国私行机构管理的高净值人群财富不到两成。对此,前海开源基金的董事总经理史程认为:资本市场正在快速扩容,集聚的财富需要保值升值,对财富管理行业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。如何去管理?如何去进行合理的资产配置?可以说,深圳的财富管理行业,未来发展空间还很大。

刚刚过完40岁生日的深圳经济特区,在私人银行资管的板块,又找到了“先行先试”的突破口。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