炒股成为有钱人难吗?美国股市大佬有哪些?

配置介绍 (113) 3个月前

最近有个读者疑惑的问君临:

去年A股熊市,我买的股票大多腰斩,亏得吐血,唉……

请问,一个普通人,像我这样,想靠炒股成为有钱人,真的靠谱吗?

我沉思半晌,感觉要回答这个问题,三言两语很难说清,或许,一篇完整的股市大V发家史的故事,会对你有所启发。

炒股成为有钱人难吗?美国股市大佬有哪些?_https://www.safeak.cn_配置介绍_第1张

1.金融寡头JP·摩根

让我们回到一百多年前。

20世纪初的时候,美国股市的状态跟我国差不多。

经济蒸蒸日上,崛起为一个未来的超级大国,各种资产的价格都在膨胀,炒房的、炒股的、投机倒把的,干什么都有,而且干什么都能挣到大钱。

那个年代,被称为“镀金时代”。

当时的股票市场,被金融寡头、地下庄家所操纵,波动巨大,混乱无序。

最有名的金融寡头,是JP·摩根。

他靠咖啡生意赚到第一桶金,然后创立摩根商行,1873年击败了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,赢得一场史无前例的政府巨额债券融资的胜利,从此崛起。

1900年前后,摩根财团合纵连横,撮合了多项世纪交易,一项是将数家电力公司(包括发明大王爱迪生的公司)合并为通用电气,一项是将多家钢铁公司(包括钢铁大王卡耐基的公司)重组为美国钢铁公司。

到1912年的时候,摩根财团控制着美国三分之一的银行资产,三分之二的保险资产,三分之二的铁路资产,四分之一的工业资产。

最有名的庄家,是杰伊·古尔德。

他从一名底层的勘测员起步,后来做到了美国铁路公司的总经理。

任职期间,这位仁兄大量行贿政府议员,通过财务造假上市、炒作概念、股票高价增发、减持套现、制造大范围恐慌、打压股价趁机低吸等等,赢取了巨额财富。

比如“黑色星期五”这个概念,就来自古尔德操纵的一次恐慌性灾难。

在那个混乱的年代,类似摩根这样的金融寡头,还有洛克菲勒财团,类似古尔德这样的地下庄家、害人精,更是数不胜数。

那时候的股市,暴涨暴跌,股价的起落跟企业的价值之间似乎并无关系。

也因此,股市就像一个赌场,有的人一夜之间就成了暴发户,但也可能在一夜之间成为穷光蛋,甚至负债累累。

你永远无法预测明天的股价,究竟会涨还是跌。

但有两个年轻人做到了,他们很快在股市中声名鹊起,被誉为那个时代的“股神”。

这两个人,是利弗莫尔(1877-1940)和江恩(1878-1955)。

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,早年在券商里谋得一个经纪人的职位,帮助客户交易股票。

利弗莫尔成名更早,15岁就出来闯荡,并将自己的工资都投入了股市,那时候他的月薪只有20美元。

不过没关系,由于天赋聪慧,他对股价波动的数字极为敏感,靠着在牛市中的精准投资,加杠杆,一年时间就将本金飙升到了1万美元。

不过这样的成功未能持久,随后熊市,利弗莫尔的股价回撤巨大,财富几乎归零。

但年轻人,一次的失败又岂会甘心,他认为那不过是运气不佳罢了。

1901年,美股再次迎来牛市,利弗莫尔找人借了5000美元,再入江湖,很快就赚到了5万美元。

随后的几年,他的资产越滚越大,到31岁的时候,总资产已高达500万美元。

那时候的500万美元,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亿万富豪级别了。

据当年的小报流传,有钱之后的利弗莫尔,生活极为奢侈,在曼哈顿买了别墅,买了游艇,出入纽约的高级俱乐部,并拥有数不清的情妇。

他的偶像是摩根。

不过,他似乎并没能拥有摩根的运气。

几年之后,他再次破产了。

这次的失败,让他感到痛苦,并怀疑人生。而在同期,另一个新星却冒出来了。

这个人正是江恩。

江恩比他小一岁,但晚了10年才进入股市。

成名更晚,直到1908年,江恩30岁的时候,才在华尔街小有名气。

跟利弗莫尔擅长交易、敏感的把握市场风向、大开大合的风格不同,江恩更擅长研究,是技术面理论的祖师爷。

他认为股价不是杂乱无章的,是可以预测的。

每一种股票都拥有一个独特的波动率,它主宰着市场价位的升跌。通过对历史走势的分析,结合数学、几何学图形,他发明了一系列的技术分析理论。

比如波动法则、江恩角度线、江恩四方形、江恩六角形等等。

由于当时正值牛市,股民们利用他的技术理论指导股价买卖,传言准确率极高,舆论很快就沸腾了。

当时的媒体是这么描述江恩的:

他太牛掰了,有人曾目睹他把130美元炒成了12000美元,交易胜率能高达90%以上,如此传奇的炒股方法论在金融市场上是史无前例的!

在媒体的炒作中,江恩的书一本一本的出,比如《股票行情的真谛》、《华尔街股票选择器》 、《江恩投资哲学》、《华尔街四十五年》……

江恩一生中出了几十本书,本本卖到10w+。

作为股市上的新生代偶像,无数的人慕名而来拜访,包括利弗莫尔。

两人见过几次面,彼此都佩服对方的成就和名气,但终因理念的不合,未能一起合作。

他们的差异在哪呢?

江恩是理论家出身,他的理论中关键的两条是:

第一,股市是有周期大趋势的,只可顺势而为,不可逆势操作;

大趋势中又有小趋势,抓住股价历史涨跌规律中的概率机会,一点点积累,就能积少成多,赢得财富。

第二,要想在股市中长期赚钱,就必须学会止损;

要小心翼翼的设定亏损线,超过了就必须及时撤退,千万别留恋;

只有留住本金,才能东山再起。

他认为利弗莫尔太贪婪了,只想怎么赚大钱,拼命加杠杆,很容易栽跟头。

但利弗莫尔是实战派出身,对于在波动中高抛低吸、积少成多的理论完全不感冒。

他认为赚大钱不能靠股价的短期波动,而要靠大波动。换句话说,不能光看个别的起伏,而要判断个股的大趋势和大盘的行情走势。

毕其功于一役。

也就是说,利弗莫尔虽然也是个投机者,但他从不追求快进快出的短线交易,认为操作越频繁、失误越多、失败的可能性越大。

只有把握住关键的机会,提升准确率,然后通过加杠杆的方式放手一搏,才能赚到大钱。

而把握大趋势中的准确率,更多凭对市场气候的敏锐嗅觉。

至于那些数学概率、几何图形,他认为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,根本就不准。

换句话说,虽然同样是著名的趋势投机者,但两人的投机风格完全不同:

一个偏保守,追求积少成多,在小周期的波动中高抛低吸,靠数学概率滚雪球;

一个偏激进,追求一战功成,在大周期的波动中放大杠杆,靠天赋和经验吃饭。

但不管他们的理念差异有多大,在1920年代的超级大牛市中,他们都成了人生赢家,赚的盘满钵满,并从此被捧上了神坛。

2.格雷厄姆的核心思想

江恩的书,越卖越火,他的线下培训课程能卖到5000美元。

当时的5000美元,相当于今天的50万人民币,价格之昂贵,可见其火爆程度。

利弗莫尔找人借了钱,第三次东山再起,他的资产也增长到了数千万美元之巨,跻身进了500富豪榜。

1923年,一位作家采访了利弗莫尔,并以他的一生传奇,三落三起的故事为蓝本,出版了超级畅销书《股票大作手回忆录》。

这本书让利弗莫尔和江恩一样,得以名传后世。

1929年,股市进入狂热阶段,钱从各个角落涌向华尔街,老百姓将所有的工资和退休金都投入了股市,街边的小贩、买菜的大妈都在谈论着股市。

利弗莫尔意识到危机越来越近了,对于大周期趋势极为敏感的他,决定反手做空。

他仔细搜查各种金融报刊,希望从新闻消息中找到经济放缓、产能过剩、货币政策变化的信号,以佐证他的决策。

他相信,繁荣了十年的股市一定会出现反转,只需要找到那根导火索即可,如果押对了这次赌注,他将富可敌国。

1929年9月,首次信号出现。

英国出现了一个大型金融诈骗案,为了稳定市场,英国银行准备提高利率,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也很有可能跟进。

银行的利率提升机构账户炒股资金安全吗,工业生产必然放缓,股市的钱也将减少,狂热的投资市场泡沫很有可能被刺破。

利弗莫尔抓住了这个机会,以全副身家押注做空。

在随后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里,美股果然出现了天崩地裂般的世纪金融风暴,数不尽的交易者在一夜之间破产。

而利弗莫尔,却在这一战中,赚得了1亿美元,迈上顶级富豪之列。

1929年的金融危机,是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,不仅改变了全球经济格局,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,让英帝国崩盘、欧洲衰落,让落后地区政治动荡,纷纷左转,也改变了整个现代金融史。

首先是政策层面,各国政府开始加强对自由市场经济的监控,采取逆市场周期的措施,大搞基建投资、关税贸易竞争、推动产业升级。

1934年,美国证监会成立,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公布完善、可信的财务报表,严厉打击证券欺诈和坐庄操控行为。

同一年,投机之王利弗莫尔再一次在股市动荡中破产,几年后,落魄的他选择用一把枪结束了生命。

遗书中是这么写的:“我的一生,是一场失败。”

股市萧条,江恩的投资方法论也不再灵光,书籍渐渐滞销。

1955年,江恩逝世,享年78岁,遗产仅余十多万美元,相当于一个普通美国中产阶层的财富。

一个时代就此结束了。

从此之后,技术面趋势投机者退出了投资舞台的C位,再也没有诞生过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。

而在1929年的大熊市中,一些损失惨重的投资者洗心革面,幡然醒悟。

他们抛弃了传统技术派对波浪图形的沉迷,转向对上市公司价值的研究,开辟了投资的科学道路。

如果说,江恩的技术理论,相当于蒙昧时代的占星术,利弗莫尔的纵横捭阖,相当于蒙古帝国的大军。

那么在接下来,投资界的哥白尼、达尔文、牛顿,一个一个来到了人间。

他们都曾经是大萧条的失意者。

第一位是格雷厄姆(1894-1976),一个坎坷半生的苦命人。

孟子说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”

格雷厄姆可以说是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。

1岁的时候,他的父母从欧洲到美国找工作,漂泊异乡;

9岁,父亲病亡,一家人失去收入来源,更加拮据;

14岁,母亲炒股失败,穷的家徒四壁;

23岁,毕业后第一次帮人打理股票账户,就将客户的钱亏光,账户被冻结;

30岁,第一次成立私募基金,却因为股东矛盾被迫解散;

36岁,再次成立的投资公司在1929年的金融风暴中几乎破产,一生积蓄损失殆尽。

但苦难并没有摧毁格雷厄姆,他在深刻的反思中沉淀自我,在幽暗的岁月中写下了《证券分析》《聪明的投资者》等划时代的著作,奠定了自己基本面投资学派的“牛顿”地位。

晚年的格雷厄姆,在哥伦比亚大学开坛讲课,桃李遍天下,他的学说就像一把火炬,指引着无数的后来者开启科学投资的大门。

那么,格雷厄姆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?

两点:

第一,注重安全边际。

由于被股市的动荡伤害太深,他将防御风险放在了投资的第一位,要求做到绝对的安全性。

因此要求估值足够的便宜,只买那些跌无可跌的“烟蒂股”。

第二机构账户炒股资金安全吗,注重财务分析。

对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资产、收入、利润、负债和未来的预期收益进行量化分析,得出其内在价值,以评估投资的可行性。

一切用数据说话,避免猜测、小道消息和头脑发热。

在格雷厄姆的学生中,有欧文.卡恩(Irving Kahn)、沃尔特.施洛斯(Walter Schloss)、塞思.卡拉曼(Seth Klarman)等知名的基金界大佬。

但最知名的,毫无疑问是沃伦.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。

3.沃伦.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

巴菲特和我们大多数中国人有着非常相似的童年。

他出生在美国内陆的三线小城市奥马哈,爷爷是开杂货店的,爸爸是银行职员,相当平凡的出身。

那是1930年,正是大萧条时期,银行倒闭,爸爸也失业了。

为了帮忙挣钱,巴菲特6岁就批发口香糖和可乐沿街叫卖,13岁开始卖报纸。

读高中的时候,巴菲特又买了几台二手弹子球机放到理发店里经营,与理发店老板五五分成。

这种生意类似我们今天看到的商场里的夹娃娃机、赌场里的老虎机,一本万利,但竞争的门槛也很低。

如无意外,或者巴菲特就将奔着小商人的致富之路成长下去了吧。

但意外还是出现了,读中学的时候,小巴菲特开始沉迷股票,并将之作为了一生的事业。

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选择,源于巴菲特的思考:

小时候,沿街叫卖口香糖和可乐,这是一种卖苦力的生意,利润率极低,很难赚到大钱;

后来,做弹子球机生意,看起来轻松多了,利润率又高,但本质上,这是一种资本密集型的生意;

开始的时候,你首先发现了商机,拥有信息差带来的红利,你能赚到一些钱;

但随着竞争者的涌入,铺租成本会急剧抬升,拼的就是谁的资金更雄厚;

很明显,巴菲特没有这样的资金实力,所以到最后,依然很难赚到钱,只能无奈放弃。

一个普通人,如果没有技术或牌照带来的垄断优势,如何才能赚到大钱呢?

唯有依靠信息差。

弹子球生意的早期就是如此,其他很多生意也是类似的,低买高卖,赚的就是由信息差带来的利润机会。

既然本质上都是赚信息差,那为什么不买股票呢?

需要额外投入的成本是最低的,流动性又好,只要你有做生意的头脑,懂得把握机会,理论上这是最佳的平台。

正是意识到了这点,巴菲特逐渐就将自己的小生意搁置了,将兴趣的重心投入到了股市上。

而且和99.9%的散户一样,初入股市的巴菲特也是从研究股市波浪图形开始的,追涨杀跌,只是业绩平平。

不过,和其他散户不同的是,巴菲特爱读书,几乎把图书馆里的每一本股票书籍都借来读过。

那时候的股票书籍,基本上被技术派、江恩、股票大作手回忆录之类的霸榜,巴菲特一本本读过去,直到读完格雷厄姆的《聪明的投资者》。

终于,他感觉一下子击中了自己的心扉,豁然开朗。

考研究生的时候,他选择了哥伦比亚大学,正式拜入格雷厄姆门下。

所以,和其他散户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

巴菲特更早的意识到了技术面投机派的弊端,走上了价值投资者的科学道路。

那一年是1950年,巴菲特20岁。

毕业后,巴菲特做过几年的股票经纪人,也自己炒股。日常工作就是从《标普手册》、《穆迪手册》收集信息,然后去研究分析,碰到心仪的股票就买入、持有。

他严格遵循格雷厄姆教给自己的投资方法论,只买最便宜的、具有安全边际的股票。

一切都很顺利。

初出茅庐的巴菲特逐渐拥有了几十万的资产,他开始成立私募基金,然后将掌管的资产提升到了数百万美元。

那是一个美好的年代。

仅仅30岁,巴菲特就已经成为百万富翁。

但股票市场,哪有那么容易,有些学费总是要交的。

1962年,经过多年的上涨,很多股票都已经不便宜了,巴菲特按照老师的理论,发现几乎找不到可以下手的标的。

思来想去,他押注在了一家濒临倒闭的纺织公司上:伯克希尔·哈撒韦。

按照财务分析,这家公司的账面净资产为2200万美元,由于经营不善,股价低迷,买下它只需要花费1400万美元。

抱着捡便宜货的思想,巴菲特逐渐买入。

没想到,这笔投资成了股神生涯史上最大的痛。

你要知道,当时巴菲特掌管的总资产也不过千万美元级别,买下伯克希尔·哈撒韦,相当于押下全副身家的赌注。

但投资,又岂是简单的算账本那么简单?

眼前的价格,确实便宜,但未来呢?

随着二战结束,全球化贸易时代到来,美国纺织业在东亚廉价劳动力大军的冲击下节节败退,伯克希尔·哈撒韦的股价也就一路下跌。

巴菲特越跌越买,直至完全控股,套牢一生。

1985年,伯克希尔关闭了它的最后一座纺织厂,所有资产的拍卖所得只剩下16万美元。

这家空壳公司就此成为巴菲特的旗舰,让他牢牢铭记其中的教训。

那么,他犯了什么错呢?

——没有看清时代的大趋势。

4.股神费雪(1907-2004)

二战以后,美国国运日隆,第三次科技革命爆发。

1946年,IBM发明了第一代电子管计算机ENIAC,将人类带入计算机时代;同年,摩托罗拉推出第一个车载无线电话,将人类带入无线通讯时代;

1950年,RCA公司推出了第一款彩色电视机;

1954年,德州仪器推出第一款商用的硅晶体管,将人类带入半导体的新纪元;

1956年,摩托罗拉推出寻呼机产品,将无线通讯技术带到每个人身边;

1958年,德州仪器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款集成电路芯片;

1959年,美洲银行发行了第一张信用卡,后来演变为风靡全球的VISA电子支付系统;

1960年,美敦力推出第一台可靠的植入式心脏起搏器,打开了医疗器械技术的新世界;

1964年,IBM推出划时代的大型计算机System360,这是第一款带操作系统软件的计算机;

1967年,德州仪器发明了手持计算器,当时的售价高达2500美元一个;

同年,波音推出第一架737飞机,这是航空史上最畅销的客机,至今订单量高达1.5万架;

1950-60年代,计算机、通讯、医药、交通、金融等各行业,都被新兴的电子技术改造着,他们创造了日新月异的生活方式,也创造了全新的蓝海市场。

很自然的,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是成长股投资。

但优秀的成长股总是很贵的,它的投资逻辑和巴菲特遵循的“安全边际理论”“只买低价股原则”格格不入。

年轻的巴菲特,错过了一个时代。

这个时代的股神是费雪(1907-2004),一位活了98岁的智者。

费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,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证券分析师,刚毕业就碰上大萧条,对股市的风险是心有余悸的。

但他没有被吓倒,反而对科技成长股的研究越发痴迷,不断精进。

二战结束,美国经济蒸蒸日上,费雪顺势创办了自己的投资公司,大举买入优质的成长股龙头。

费雪持有最成功的两只股票,分别是德州仪器和摩托罗拉。

前面说过,1954年,德州仪器推出第一款商用的硅晶体管,将人类带入半导体的新纪元;

第二年,1955年,费雪重仓买入德州仪器;

3年后,1958年,德州仪器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款集成电路芯片,股价一路长红;

到1962年的牛市顶峰,德州仪器的股价上涨了14倍!

不过,随后熊市,德州仪器的股价暴跌了80%,但费雪并没有卖出,他选择继续坚守;

1967年,德州仪器发明了手持计算器,股价在随后几年再次创出新高,给费雪带来了30倍的回报。

另一家科技龙头摩托罗拉,也给费雪带来了20倍的回报。

可以说,那个时代的德州仪器和摩托罗拉,就相当于今天的英伟达和苹果。

成长股总是很贵的,股价的波动也很吓人,就像坐过山车一样,但只要看对了这个时代的主旋律,押对了风口,回报同样惊人。

对于成长股投资,费雪有两条核心原则:

第一,买股票就是买公司,出色的公司在任何市场都只有5%左右,所以要买就买最优秀的公司。

优秀的公司有三个特征:

a,注重研发和营销创新,拥有竞争壁垒;

b,拥有一个出色的管理层,能够帮助企业在长期的行业竞争中保持优势,这非常重要,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家公司在熊市周期过后,再创新高;

c,利润率高,但股利低或根本不发股利。

成长型的公司,总是将大部分盈利投入到新的业务扩张中去。若大比例分红,则多数是因为公司的业务扩张有难度,所以才将盈利大部分用于分红。

第二,抱着套牢三年的原则,长期持有。

当一家优秀的公司遭遇市场错杀,股价被低估的时候,当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碰到这样的机会,不要错过,应重仓买进,并坚定持有。

但大多数时候,优秀成长股的股价都不会便宜,所以能够用市场合理的价格买入即可,不必过于计较一时得失。

很多时候,股市都会出现大幅波动,买入即被套,怎么办?

只要这家公司依然优秀,前景依然良好,那么就抱着套牢三年的原则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,时间会见证一切。

如果发现当初的判断出现了错误,坦诚面对,立即离开,转战前途更值得看好的公司。

卖出的理由,只跟企业的成长前景有关系,而跟自己的股票涨跌幅没有任何关系。

拥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很重要,千万不要被市场的风吹草动、日常波动所干扰,那些都是成功投资的噪音。

5.邓普顿(1912-2008,97岁)和戴维斯(1906-1994,89岁)

时间进入1970年代,巴菲特依然被他的低价垃圾股搞的焦头烂额。

美国遭遇苏联在太空与军事上的挑战,经济上又被日本和德国的崛起风头所盖过,国内通货膨胀高企,美元贬值,危机重重。

反映到股市上,就是长达十年的低迷,寒冬萧瑟。

所谓时势造英雄,在这新的大时代背景下,江山自有人才出。

这个年代,属于邓普顿(1912-2008,97岁)和戴维斯(1906-1994,89岁),两位同样高寿的睿智老人。

邓普顿有一句名言:“行情总在绝望中诞生,在怀疑中成长,在乐观中成熟,在兴奋中死亡。最悲观的时刻正是买进的最佳时机,最乐观的时刻正是卖出的最佳时机。”

这便是邓普顿逆向投资的法则。

戴维斯也有一句名言:“在低市盈率时(熊市)买入潜力股票,随着市盈率的抬升和利润的增长,股票的价格会倍数增长,相反股价也会倍数下跌。”

这便是著名的戴维斯双击和双杀(复利投资法则)。

其实,无论是逆向投资,还是复利投资,本质上都是强调低买高卖,遵循着价值投资的基本原则。

这些道理,很多人都懂。

真正让他们脱颖而出的,是他们拥有那个时代无人能及的国际化投资视野。

邓普顿曾经在年轻时留学英国,并广泛游历欧洲,对欧洲的历史文化和经济结构非常熟悉;

戴维斯也曾经在瑞士留学,并在游历法国的火车上认识了他的未来妻子。

1968年,邓普顿做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决定:放弃美国国籍、移居加勒比海上的小岛巴哈马,并且一住就是40年,直到逝世。

他认为,很多人投资失败往往是受到噪音的干扰和难以控制的欲望。远离了金融中心,意味着远离了噪音和欲望,无疑可以让他更加冷静地进行投资。

也因为远离了美国,可以让他更加宏观、中立地审视全球经济:

既发现了德国、日本等经济体在战后复兴过程中的绝佳投资机会,并迟至1980年代中才撤出日本股市;

也抓住了美国汽车业被日本冲击的危机,在1978年福特濒临破产时大量买入;

左右逢源,让邓普顿的投资生涯进入了巅峰:他所管理基金的年均收益率高达18.3%,远高于同期的美股指数。

戴维斯也有着类似的经历。

战后初期,戴维斯专注于买保险股,那时候的保险行业,和历史悠久的银行股不同,正处于青春勃发的成长期。

美国政府在推进全民保险,军人复员,结婚生子,除了人寿险,还有房屋险、汽车险等不断涌现的新险种。

人口红利+渗透率提升+创新业务,让保险股的成长性并不亚于其他科技股。

戴维斯起初问岳父借了5万美元,开始炒股生涯,依靠五六十年代的牛市行情完成原始积累;

待六十年代中美股泡沫泛滥的时候,他又果断的转战日本,买入日本股市中新兴的保险股,再一次复制了美股的成功业绩。

稳定的业绩成长+市盈率提升+多国牛市接力+加杠杆,让当初的5万美元在40年后变成了9亿美元的巨额财富。

6.最佳拍档巴菲特和芒格

1977-1978年,是美国历史上划时代的分水岭。

1977年,卢卡斯推出轰动全球的科幻片《星球大战》,将电影业推进到特效大片的时代;

同年,苹果公司推出Apple II,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台个人电脑;

第二年,IBM就推出了针锋相对的PC电脑产品,并引入了英特尔的8088芯片和微软的BASIC软件,从此拉开了全球计算机产业的2.0纪元。

借着这股科技创新的力量,美国重拾复兴势头,在与苏联的争霸较量中形势逆转,成长股投资再次成为了时代的主旋律。

1978年,49岁的巴菲特和55岁的芒格走到了一起,成为他们终生事业的转折点。

你或许并不知道,作为投资史上的最佳拍档,这两位后世眼中的大师,却刚好是个性相反的两个人。

巴菲特少年时读书成绩只能算中上,因此第一志愿报名的哈佛大学被拒之门外,芒格则是名副其实的学霸,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。

巴菲特性格内敛,不爱社交,因此工作几年之后,就回到了家乡奥马哈自己炒股,芒格却一直住在大城市洛杉矶,各种折腾。

巴菲特的心中只有股票,只有老师格雷厄姆传授的一套内功心法;

芒格却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,博览群书,钻研各种各样的东西,除了股票,也搞房地产、股权投资,涉猎广泛。

但在七十年代,巴菲特过的不顺心,芒格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巴菲特被困在了低价烟蒂股里,走不出来,他苦恼的地方在于,为何看似科学的安全边际模型,竟然也有如此可怕的价值陷阱。

芒格的问题在于,道理我都懂,但就是容易冲动。

结果,在成为巴菲特合伙人之前的两年,芒格的投资生涯出现了连续多次巨额亏损,这使得他心灰意冷,一度清算了自己的投资公司。

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人。

芒格善谋不善断,在古代适合做军师,在当代适合做分析师;

巴菲特善断不善谋,在古代适合做将军,在当代适合做交易员。

当交易员巴菲特遇上分析师芒格,

巴菲特问:

“我一生恪守安全边际法则,但看着安全的低估值股票里,竟也有如此大坑的价值陷阱,请问先生如何能破之?”

发表回复